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1970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7 天前 | 查看: 260| 回复: 31
[size=0.4]财新记者独家采访参与推动中医药进入WHO疾病分类系统的专家:曾任WHO ICD-11传统医学疾病分类项目中国专家组组长的朱邦贤
[size=0.4]此前,国内有许多学者曾质疑中医“不够科学”,中医药专家指出,传统医学不仅应提高科学性、规范性,在保持中医内涵完整性方面也面临挑战。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马丹萌 实习记者 马嘉 毛可馨)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国际疾病分类家族第11版(ICD-11),首次将以中医药为主的传统医药列入该分类系统。这意味着什么?此前,国内有许多学者曾质疑中医“不够科学”,中医药专家指出,传统医学不仅应提高科学性、规范性,在保持中医内涵完整性方面也面临挑战。
  “传统医学纳入WHO 国际疾病分类家族(WHO ICTM),意味着包括中医药学等被世界主流卫生保健体系认可。”曾任WHO ICD-11传统医学疾病分类项目中国专家组组长的朱邦贤告诉财新记者,中医药传统医学被纳入以西医为架构的ICD-11,将对WHO各成员国政府制定传统医药国家政策、规章和标准,以及推动中医药安全有效使用等方面产生重大影响。上述专家组在中医药纳入分类系统后即解散。
  传统医学国际疾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Traditional Medicine, ICTM)项目是由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旨在将传统医学纳入国际疾病分类(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 ICD)家族的计划。
  ICD是确定全球卫生趋势和统计数据的基础,其中含有约55 000个与损伤、疾病和死因有关的独特代码。它使卫生专业人员能够通过一种通用语言交换世界各地的卫生信息。最常用的即利用其全球疾病的死亡率和致残率统计,帮助制定更好的卫生保健医疗政策。同时,保险公司也可根据此标准来制定赔付方面的政策。
  朱邦贤告诉财新记者,此次拟纳入ICD-11的传统医学章节,建立了“病、证内容模板和病证分类框架”,共包括疾病名术语214个,证候名术语256个。据《解放日报》报道,今年5月,项目组上海专家在上海选取所有二级以上中医、中西医结合医院,及四所西医医院,用ICD-11传统医学章节病证编码体系与中医相关国标代码库比较测试,结果发现,在中医类医院内,疾病匹配率达90.18%,证候匹配率为71.77%,未匹配部分主要涉及日本及韩国传统医学证候。
多国博弈标准
  朱邦贤告诉财新记者,他在尚未介入中医标准化研究领域时,对中医标准化抱有刻板印象,认为“中医是以个性化诊疗为特色的医学体系,标准化固然有助于医学交流,但也可能因此而束缚,影响医生的诊断治疗,甚至约束中医的创造性思维和个性化诊疗行为。”
  但随着工作推进,朱邦贤逐渐认为,中医标准化工作非常有意义,“如果中医药国家或行业标准工作做得不扎实,就很难在世界上争得影响力、话语权。”比如,在发生医疗事故时,中医诊疗行为的对错通常不会作为评判依据,“现在的判断标准和评价体系就是跟着西医走,如果按照西医的诊断标准误诊了,不管你是西医还是中医,那就是医生的责任,至于中医诊断的对错,几乎没人管你。”
  朱邦贤形容中医药“走出去”的形势是“外面压着你走。”他指出,随着各国公众对医疗和健康的多样化、安全性需求逐渐上升,且疾病谱改变、化学合成药物引起“药害”泛溢,传统医学因与现代医学互为补充,越来越受到关注,“乌斯坦教授(WHO国际疾病分类处主管官员)问我,能不能用最简单、最明了的一句话,告诉我们中医和西医的本质区别?我想了一下,告诉他,中医是看生病的‘人’,西医是看人生的‘病’。他说,哦,明白了,你们中医是符合我们现代医学努力和发展方向的。”朱邦贤说。
  2008年,WHO通过“北京宣言”明确宣布,必须维持和保护关于传统医学、治疗和实践的知识,以及对其可持续应用不可获取的自然资源,保障传统医药实践的安全性、有效性和可及性。各国政府有责任保障本国人民健康,应作为国家综合卫生体系的一部分,制定国家政策,规章和标准,确保传统医学的安全和有效使用。次年,传统医学的标准化问题在WHO召开的传统医学(TM)非正式专家磋商会议中被讨论。
  传统医学的标准应当如何制定?据朱邦贤介绍,早在2004年,WHO西太平洋地区办事处开始组织中、日、韩三国专家编制《WHO西太平洋地区传统医学名词术语国际标准》,该标准于2009年正式出版,简称为“西太方案”,意在直接纳入或成为WHO编制传统医药国际疾病分类部分的基础性文件。
  但朱邦贤对该标准方案并不认同:“我们拿‘西太方案’与我国95版、97版国标做了一些对比和剖析,发现它的构成、分类、术语、定义及翻译等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况且它还仅仅是个文本文件,还没有经过这三个国家的实际使用和临床验证。”
  朱邦贤在近期举办的WHO ICD-11 TCM中国政府推荐方案编制的亲历分享会上指出,中医作为传统医学的一个重要分支被纳入 ICD-11,这并不意味着全球所有传统医学均可纳入该标准体系,“有独立体系和全球影响的,可以先进来;不成熟、不成体系的不行。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传统医学,文化背景不一样,来源和理论体系、技术支撑不一样,是没办法融合在一起的。”朱邦贤说,“所以,我们打算设立一些入围的门槛。”
  这些“门槛”在2009年举办的“传统医药加入WHO国际分类家族非正式协商会”上由中国政府专家代表团提出,后和日韩等国达成共识,并被WHO接受,包括入围的传统医学应当能够自成体系,要有长期临床和文献的支持,有国家标准的支撑和有效实施,同时该传统医学应在两大洲及以上地区或国家使用等。朱邦贤指出,只有具备上述条件的传统医学国家标准,才能成为编制WHO ICTM的基础性文献。
  朱邦贤告诉财新记者,其团队提供的标准制定方案借助了全国百余家三级甲等中医院、中医专科医院的400多万份病历首页及其相关数据,他们利用这些数据,构建“中医方证研究与新药开发决策服务平台”,形成中医疾病名、证候名、病因病机、治则治法等术语,并与相应数据交互、比对、解析和映射。该工作后也得到世卫组织认可。
  朱邦贤介绍,多国专家多次在WHO预备会议及会议上反复商讨,最终达成共识,建立“病、证内容模板和病证分类框架”,融合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等国的中医相关内容,以TCM为名纳入ICD-11传统医学章节。
科学性争议
  中医标准化的历史可追溯到《灵柩》中针具标准的确立。目前,中国制定了《中医病证分类与代码》、《中医临床诊疗术语》以及灸法、三菱针等针灸技术技术操作规范等27项中医药国家标准。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的王玉贤等人在论文中指出中医标准化研究集中在病名证候、诊疗规范、疗效评价及中药质控等方面。
  但关于中医的诊疗判定标准,国内许多中医药学者曾指出其缺少循证医学证据,换言之,即不够科学。比如王玉贤等人在《简述我国中医诊疗标准化研究概况》中指出,中医对疾病的诊断分为病、症、证三种,但彼此之间界定不清,如腹痛不能作为病名却有诊疗标准,某种程度上会依靠个人经验,标准并未被临床推广。
  香港中文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唐金陵曾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指出,中医药有悠久的历史、古老的传统、大量的医籍记载,但历史和经验不直接等于疗效,整体有效也不一定表示每一种治疗方法都有效。论文指出,目前的中医药临床试验大部分都存在缺陷,包括缺乏盲法、应用短期中间指标、缺乏不良反应数据、没有采用维持原随机分组分析,及选择性发表阳性结果等。
  “中医在疾病分类体系中的科学性、规范性还不够。”朱邦贤指出,任何一门医学的形成和发展,首先来源于人类对健康和疾病现象的认知,但如果没有对疾病本质的认识,不能形成独立的疾病分类体系,那只能停留在民间医学、经验医学,而无法形成独立医学体系。
  他强调,中医诊疗不能因为对每个人的辨证论治用得滚瓜烂熟,就以为无法判定对错,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们在中国政府推荐方案里提出中医的诊断模式,必须先确立中医的疾病名诊断,再结合行业或学会推荐的证候诊断,或个性化证候组合,或结合方剂辨证,才具有疾病学统计意义,成为诊断对错的判断依据,避免‘辨证论治’的泛化、异化。”
  此外,朱邦贤也提醒应注意保护中医内涵的完整性。他指出,中医目前的评判模式是“先明确诊断西医病名,然后中医辨证分型,这对西学中或中西医结合临床观察或机理研究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但中医的体系就有些自甘附庸于现代医学体系,去干补充医学的活了。”
中西医结合之路如何走?
  如何提高中医科学性、规范性,并保持中医内涵的完整性?唐金陵在论文中提出,评估一项干预措施的科学方法还需随机对照试验,中医药如果要走向世界,需要中医药疗效研究同时兼顾西医的诊断标准和结局指标,而提高中医药随机试验方法质量并非不可能。
  国际上目前普遍用西医标准来要求中医,但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医师温建民强调,中医有自己的诊断、用药等标准,只是与西医不同,“好比我们用‘寸’,国际上用‘公分’,只是尺子不同“。
  温建民表示,国外医学院并没有中医相关课程,这让中医在国外难以推广,“各国对中医药的壁垒,特别是发达国家当地的西医系统对中医是排斥的,是不了解的。”温建民说,“包括法律的壁垒,市场的壁垒,还有技术壁垒,很多国家排斥中医进入主流医疗保障系统。”而进入ICD-11有助于传统文化走出国门。
  他向财新记者指出,中医的治疗标准推广要有阶段性,“中西医结合是最快的一条路,也是我们国家中医走向世界必走的一条路。”他认为,可以先从中西医已经形成共识的诊疗方法入手,对此类诊疗方案制定标准,而尚未验证有效性的中医疗法,可以先搁置,等未来西医技术发达了,再做验证。
  朱邦贤认为,用现代科学考量中医,可能会发现许多“不科学”的东西,原因是判断立足点不同,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标准,并让此标准为越来越多的人熟知、掌握。
  ICD-11将于2019年提交WHO各成员国投票表决和正式颁布。朱邦贤表示,目前的ICD-11对中医疾病及证候认同仍有待完善,“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传统医学疾病名术语214个,证候名术语256个,我们95版国家标准,疾病名就有600多个,这次修订完,达到1300多个,证候名术语2000多个。只有收录更多的疾病名、证候名术语,分类体系分得越清晰、越准确,临床诊断与治疗的针对性才会越强。”朱邦贤说,“WHO ICTM以后还有机会补充、完善,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是先进入国际标准,站住脚跟,进入就意味着主流医学对你的肯定,之后可以再慢慢补充和完善。”

发表于 7 天前
沙发!沙发!
发表于 7 天前
写的真的很不错
发表于 7 天前
我抢、我抢、我抢沙发~
发表于 7 天前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发表于 7 天前
谢谢楼主,共同发展
发表于 7 天前
兰州烧饼
发表于 7 天前
写的真的很不错
发表于 7 天前
我抢、我抢、我抢沙发~
发表于 7 天前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8-11-16 13:07 , Processed in 0.05207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